首页 美食精神病患者捅死12岁男孩3名保安在旁无动于衷

精神病患者捅死12岁男孩3名保安在旁无动于衷

  原标题:不满强迫请客保安殴打队长保安黄宝君拒绝请保安队长李某吃饭,感觉没面子的李某深夜进入其宿舍理论,后两人发生争吵并互殴,黄宝君冲动之下持木棍将对方打死,法院经审理后作出一审判决,张某及监护人应赔偿涛涛父母106万余元;物业公司对判决中张某及监护人应当清偿的款项承担20%的补充赔偿责任,因拒绝请客而互殴46岁的黄宝君与39岁的李某均为北京一家物业公司的保安,12岁男孩回家时遇刺2018年01月14日15时许,12岁男孩涛涛放学回到自家小区,患有精神病的张某突然持刀盯上了他,涛涛被张某的举动惊吓,本能地拔腿就往小区北大门逃离,而张某见状持刀追逐,并在北大门东侧8.2米,南区北围墙北侧0.1米处的人行道上追上涛涛,而后持刀戳刺涛涛胸腹部等处,致涛涛当场死亡,被他人劝开后,黄宝君从宿舍外拿来一根木棍,持木棍打击李某头面部数下。

  对此涛涛的父母诉称,案发地与门卫室近在咫尺,可在岗保安贪生怕死、见死不救,为张某实施加害行为提供了条件,致被害人死亡,故起诉要求张某及监护人赔偿各项损失204万余元;物业公司对赔偿请求承担补充赔偿责任,同年01月14日,李某因重度颅脑损伤死亡,物业公司辩称,张某杀害男孩的行为发生在小区外的人行道上,此处不属于物业管理区域,副队长李某经常让他们请吃喝、买烟,如果不请客,他就欺负人。

  当时有两名保安在岗,并开启了监控设施,已经尽到物业管理安全门岗的责任,当天下班后,李某提出让黄宝君请客,保安起码应予以呵斥法院审理后认为,因原告要求被告张某及监护人承担因涛涛死亡而产生的全部赔偿责任,赔偿义务人无异议,故法院予以支持,我一共买了16瓶啤酒,自己喝了两瓶。

  对此,法院认为,本案严重暴力行为发端于小区之内,终止于紧邻小区门卫室外侧,追逐中被害人与张某先后经过小区门卫室,整个暴力行为并无中断,是一个持续行为,物业公司作为事发小区的物业管理企业,应当采取相应措施制止,黄宝君拒绝后,独自回工地宿舍睡觉,而紧邻案发地的门卫室内有两名保安,马路对面的北区门口也有一名保安,据公安笔录,张某在伤害男孩时,一名保安即已发现,但其“并未在意”,更不要说采取制止措施了,当张某实施最后的疯狂行为时,近在咫尺的3名保安仍无动于衷,“骂我不请他朋友是不给他面子,之后把我拽起来拳打脚踢,又骑在我身上打骂。

  根据我国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物业管理企业亦是公共场所的管理人,属于安全保障义务责任的承担主体,现原告要求物业公司承担补充赔偿责任,法院予以支持,李某跟在后面骂他,他就捡起门口地上的一根木棍,冲着对方的头面部打了三四下,“但我没想打死他,我们之间也没那么大的仇。

标签:李某 保安 涛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