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收藏女子打的走高速路司机称车速快要加收惊吓费

女子打的走高速路司机称车速快要加收惊吓费

女子打的走高速路司机称车速快要加收惊吓费女子打的走高速路司机称车速快要加收惊吓费女子打的走高速路司机称车速快要加收惊吓费

  原标题:打的走高速路司机说车速快要加收“惊吓费”打表费59元,过路费9元,出租车司机却要收80元,自称多出的12元是补偿给自己的“惊吓费”,吴志斌是被打农民工队伍的“二当家”,他受包工头李书富委托,与长江路桥宜巴高速一标项目部结算材料费与农民工工资,随后,记者也从南充市交通运输管理局了解到,该车司机万某已承认自己未按计价器显示金额收取费用的事实,执法人员对其行为进行了严肃的批评教育,按照《出租车管理条例》依法进行相关处罚,并责令其退还乘客多收的12元,01月17日验收合格后,双方对工程款结算金额产生分歧”说起自己的“奇葩”遭遇,李女士简直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经过多次交涉,项目部同意解决这27.1万元的农民工工资,于01月份支付了10万元,并承诺会在01月底结清剩下的17.1万。

  于是李女士从网上预定了01月17日下午1:30分南充---内江的车票,准备过去将爱车开回南充,长江路桥宜巴高速一标项目部经理熊卫东称,“之前他们带人到项目部闹过很多次,派出所都有记录”,“刚上车,他也没问我具体到哪,直接就往前开,熊卫东表示,项目部确实同意支付17.1万工资款,但前提是包工头李书富必须到场,双方达成协议后,出租车由马市铺高速入口驶入,嘉陵汽车站旁高速驶出。

  随后,吴志斌等人便和项目部的工作人员发生了冲突,双方都有人员受伤,而这支付原因则是:“高速车速比市区车速快好多,太吓人,你还是该适当补偿一下嘛,求助帖上网后,网民纷纷跟帖谴责项目部的打人行为,并给被打农民工出谋划策,万般无奈下,李女士只能支付这80元的“惊吓费”,悻悻离去,目前,农民工的医药费已经花去3000多元。

  “从调取的车内监控可以看出,出租车司机确实乱收费,“昨天已经没钱打针了,接下来如果还不能解决,就不知道怎么办了,经过调查,李女士乘坐此车时,计价器显示金额59元,过路费9元,司机确实存在乱收费情况。